? 汉世祖第69章 东出太行,汉世祖第69章 东出太行_历史军事_恋上你看书网 线上365bet手机投注_365bet免费投注优惠_365bet备用开户
恋上你看书网 > 汉世祖 > 第69章 东出太行

第69章 东出太行


  林虑县,在太行山脉东麓,相州辖境内,境内多山地丘陵,算不得什么大县,然背靠太行,地理位置还算优越,是东进西达的要地。
  距离潞州也不算远,也就隔着一座太行山罢了......百来里的山路丛林,若不是有古道可循,花个十天半个月都不一定走得出来。
  耶律德光还在白马津艰难渡河之时,刘承佑便已率着第一军沿着壶林道,翻山而来,驻兵林虑城,得到了当地军民的“热烈”欢迎。
  林虑县城上,原本零散的辽旗已然被县令撤下,践踏焚毁,以赎前“顺贼”之过。接替之的,是几面崭新的晋旗,以及醒目的“刘”字旗。
  就在不久前,刘知远在太原进行了第一次封官,基本是针对于军队的,原河东诸军的中高级将领们,都得以遥兼他州刺史、防御使之职,虽然各州都还不在掌控中,不过这一波分果,对河东文武来讲,还是很提气的。
  帝嗣之中,除了皇长子刘承训之外,只有刘承佑被拜为左卫大将军、河北行营都统,就如刘承佑所期待着的,他被委以方面之任,领兵进入河北道,主持河北抗击契丹的大任。
  中原那边的“抗战”大业,已然进入高潮,接下来,显然要轮到河北了。当然,对此,刘知远并没有抱有太大的期待,明诏、密信中给刘承佑的任务很明确,仅作迟滞、骚扰。
  没有人会觉得,刘承佑率着龙栖军能完成什么伟业,就他手下那点人马,若是撞上契丹大军,却是还不够敌人塞牙缝的。
  当然,就是刘承佑自己,对出击河北,也没有太高的期望与目标。他并不认为自己是主角,便能所向披靡,无人能敌。
  刘承佑向刘知远请命领军东出太行,最真实的想法,只是将新朝的势力触角彻底伸入河北,以为日后收拾各州做准备,他清醒地知道,河北不必中原,契丹人在这边的实力要强得多,哪怕耶律德光率主力退出,剩下的实力,也仍不可小觑。
  再加各地节度方镇,拥兵自守。如欲彻底兴复河北诸州,拯溺数百万户民,还需奋武用谋。若不早做筹谋,日后必定麻烦。
  同时,刘承佑也有为自己再谋一份资历、名望的目的,独领一方,只要稍微出点成绩,配合上皇子的身份,便足以让所有人记住自己。
  不过,哪怕将预期放得足够低,也不妨碍刘承佑心里生出些胆大的想法。旁人不知,他可清楚得记得,正当壮年的耶律德光会在回国途中突然暴毙。
  只要蝴蝶的翅膀没有闪得太厉害,耶律德光当真如“剧本”所写的那般驾崩了,那么,刘承佑也绝对有胆子在契丹人身上狠狠咬下一块肥肉来。
  当然,要是耶律德光意外地活下来了,这样的情况下,刘承佑也只有老实地在河北当个搅屎棍,号召呼吁河北军民站起来,杀胡虏,复江山......
  在驻兵林虑的这两日中,刘承佑亲自接见了好几波本地的县望宗族与一些闻讯来投的“义军”。说是义军,实则就是一些打着抗击契丹旗号的匪盗、草寇罢了,不过,显然河北的“抗战”事业也进行得如火如荼了,尤其在契丹人准备撤离中原的消息传开之后,抗击胡虏的氛围,已然营很不错。
  夕阳西下,凉风吹过,城池周边的山林,树摇林伏。站在林虑城头上,刘承佑习惯性地朝着东南方向望去,平静的目光中掩藏着些许期待。
  “殿下,既已出得太行,何不直接进取安阳,占住相州?”身边,见刘承佑又在神思,站在边上有点无聊的张彦威不由主动开口。
  “马将军,你给张都指挥使解释解释。”刘承佑头都没有晃一下,抬手示意一旁的马全义。
  如今的张彦威,升了一级,正式成为龙栖军都指挥使。
  马全义乍闻此吩咐,有点意外,但很快反应过来,略略思吟几许,拱手朝着刘承佑与张彦威:“末将仅抒愚见,若有错漏之处,还望殿下与将军见谅。契丹大军自白马渡河,显然是要走黎阳——安阳这条撤军路线,我军若进据安阳,岂非正当敌路。”
  话说到这儿,哪怕以张彦威那并不是灵活的脑子,也连连点头,嘴里说道:“是极,是极。契丹十几万军队,我军还是不去触那个霉头。”
  “我军至此,若是耶律德光前来攻打我们,那该怎么办?”突然地,张彦威又问。
  “耶律德光既欲撤离,断不会节外生枝!”刘承佑开口了,语气一如既往地平淡:“就算,他遣兵来。军少,我自据之;军多,我等只需背靠山险守御,再不济,撤出相州。时间利我不利敌,拖得久了,我们会让耶律德光感受到比中原更加热情的‘招待’,常年以来,河北军民受到契丹的苦楚可要痛彻多了......”
  “这岂不是和此前对付耿崇美差不多?”问言,张彦威这一回反应快了很多。
  竖起一根食指,刘承佑淡淡地说:“异曲同工之妙。这就是,主场作战的好处!”
  “主场?”张彦威有些纳闷,不过见刘承佑平静的表情,不觉明历,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。
  “事实上,我倒真希望,到时候,那耶律德光能够视我军为威胁,率军来攻......”没有解释张彦威的疑惑,刘承佑摸着女墙,感受着土石的冰凉,幽幽然地叹道:“只可惜,孤与将士们,恐怕入不了其眼啊。”
  两只眼珠子,此刻变得尤其明亮,连续眨了好几下,方才掩去那“神光”。显然,因有先知之觉,刘承佑又在推演起某种可能的剧情发展了。
  “殿下,史将军传信,他已领军,进驻上党!”三人闲聊间,向训顺着梯级跑了上来,向刘承佑禀道。
  在得知耶律德光动身归国的消息后,晋阳那边,刘知远这回反应很快,当即命史宏肇率武节全军一万多兵马,先锋南下。
  刘承佑东出,史宏肇的任务则是一路向南,只要确认契丹主力军队渡过大河,那就一路打进中原,还复两京。
  刘承佑接过书信,快速地浏览了一遍,表情间很快泛起一点莫名的神采。仅从文字间,应该是看不出什么东西的,但刘承佑就是能够感受到些许傲意。
  “到了就到了!这史都指挥使,难道还想让孤亲自回去一趟,迎接他?”嘴角翘起一道平淡的弧度,刘承佑说道。
  此言一落,身边几人面面相觑。刘承佑抽了口气,又摆摆手,对向训道:“替我回信,问候史都指挥使......”
  “是!”